王宗岳太极拳论解析「王宗岳太极拳论解析」

【原文】

太极者,无极而生,动静之机,阴阳之母也。动之则分,静之则合。无过不及,随曲就伸。人刚我柔谓之“走”,我顺人背谓之“粘”。动急则急应,动缓则缓随。虽变化万端,而理唯一贯。由招熟而渐悟懂劲,由懂劲而阶及神明。然非用力之久,不能豁然贯通焉!

【译文】

太极由无极而生,是动静的关键,阴阳之本始。动则分别阴阳,静则合为太极。不可过分,也勿要欠缺,随着外力弯屈,顺着空隙伸展。对方刚强,我柔软,叫做“走”; 我顺势,而对方背时,叫做“粘”。对方动作快,我应对得也快;对方动作慢,我的动作也随之放慢。虽然技击时变化很多,但是其中的原理只有一个“合一”。从招熟开始,慢慢懂得内劲,由懂得内劲,一步步达到神明的境界。然而,不经过长期苦练,是不可能全部领悟的!

【解析】

中国传统的阴阳学说认为,无极是世界的最原始状态,是一种混沌未分的状态。太极是由无极演变而来,它与无极的区别在于它的内部已经产生了动静之意,动则分别阴阳,静则合为太极。在技击中,“无极”为散漫,是人的放松状态。而“太极”是在遇到情况时,心中已经有了格斗的准备,周身虽然是放松状态,但已经有了较整劲的意念。

动则分阴阳,表现在一动手便应显示出进退、刚柔、起落、迎随等,使内力有一个明确的流动方向,而不是含混地滞留在自己体内,只有这样才可能发出力来打击对手。

过与不及既是指形体动作的过度或欠缺,也包括意的过度或欠缺。在太极拳中发力的最大限度为五成力,超过这个限度也是一种“过”。过则失,失的是什么?失的是中,就是失去平衡,失去平衡则易为对方所乘。不及,就是不到位,它必然减弱杀伤力,难于达到预定的技击效果。

曲是弯曲,伸是伸展。曲属阴,伸属阳,它们是一对矛盾。在外力的作用下,我应随着弯曲,如果这时想要伸展便犯了以力抗力的弊病。然而,如果我一味地弯曲,失掉了中正,则属纯阴,不合太极之理,成为软弱。倘若我阴中有阳,曲中有伸,则既化开了对方的力,又可以在化解的同时发力杀伤对方。当敌我之间有间隙时(这里的间隙不仅是空间的距离,也包括听力的感觉),我就应伸展肢体,使我之内力接触到对方的力,这时如果我没有及时伸展,失去与对方之间的力的接触,便为“丢”,就失去了一次战机,给对方以喘息的机会。但是,如果我在伸的过程中用的是僵劲,则为纯阳,同样不合太极之理,这样既发不出内力,又失去了听劲的感觉。相反,我阳中有阴,以内力推动放松的肢体伸展,则全无上述弊病。

“人刚我柔谓之‘走’”中的“走”是运动的意思,通过运动来化解对方的刚力。这里的运动不仅包含步伐的运动(狭义的走),也包含身体其它相应部位的运动。并且,这种运动是全身协调的整体运动,否则仅以局部身体运动称为“散”,是无法化开对方之力的。如果当对方发力,而我不“走”又会怎样呢?答案只有一个——被发出。那么,为什么有些高手在化解对方刚力的时候,并不动作呢?这只是因为他的动作很小,难以用眼睛看清罢了,而并非是不运动。

“我顺人背谓之‘粘’”中的“粘”是紧跟的意思。这是当我方处于主动时,抓住战机,始终把握住优势。这种“粘”不能仅仅依靠局部身体接触对方,还应调整步法,特别是以内力紧随对方的中心力点。在这里“粘”还有一层意思,就是在我顺人背时,不是不顾一切地发出十成力,恨不能将对方一拳打死,而是有所保留地发出部分内力,既杀伤对手,又不会因为对手的变化,而使我方陷于被动。要知道技击中是没有绝对的顺与背,一切都可能在瞬间逆转。

“动急则急应,动缓则缓随”,并不完全指动作的快慢,而是指调动内力的快慢,如果肢体运动快,而内力没跟上,是无法达到预期目的的。有些人觉得“动急则急应”还可以理解,但是难以理解“动缓则缓随”的道理,一般的外家拳多是快手打慢手,讲究先下手为强,而太极拳则不然,太极拳讲究后发制人,即听到对方的力之后再发制人。如果对方“动缓”而我“急应”,则无法确知对方的力点,便无法在一招之内杀伤对手,反过来却暴露了我方的力点,为对手所乘。

“虽变化万端,而理唯一贯”中的“一贯”是“合一”的意思,它包括周身合一,化打合一,阴阳合一等。周身合一是要发出整劲,而不是身体局部用力。化打合一是将化与打二者在一瞬间相结合,化中有打,打中有化。常见到一些太极拳手无法与外家拳手或拳击手散打,原因之一就是没有掌握化打合一的技术。阴阳合一可以说是太极拳以致于所有武术的最高境界,它包含很多具体内容,例如在发出对手的同时,又击伤对手,既一种将阴劲与阳劲同时运用的技巧,它的道理难于用文字表述,但动可以通过一整套科学的训练方法实现。

练习太极拳是一个由武入道的过程,它不是靠头脑的思辨得到真知,而是要身体力行,在不断地刻苦训练中得到一层层的功夫。所谓“由招熟而渐悟懂劲,由懂劲而阶及神明”,就是在不断的实践过程中由规范的架势入手,逐渐领悟其中发力的本质,在掌握了听力、导力之后,便可逐渐进入自由境界,做到“拳无拳,意无意,无意之中是真意”,从而在举手投足之间信手发人于丈外。

【原文】

虚领顶劲,气沉丹田,不偏不倚,忽隐忽现。左重则左虚,右重则右杳。仰之则弥高,俯之则弥深。进之则愈长,退之则愈促。一羽不能加,蝇虫不能落。人不知我,我独知人。英雄所向无敌,盖皆由此而及也!

【译文】

颈项不要紧贴衣领,头顶的百会穴向上顶劲,气息沉入丹田,身体保持中正,内劲在体内循环周流。身体左侧重了,左侧便虚;身体右侧重了,右侧便要失中。要使对手感觉到仰视我的时候,我非常高;俯视我的时候,我非常深。对手想要进攻我,却愈发够不着;对手想后退,我愈跟得紧。我身体感觉的灵敏度达到一根羽毛放在身上,苍蝇、蚊虫落在身上都能知道的地步。对手无法听到我的劲,只有我可以听到对方的劲。英雄所向无敌,大约都是由这样达到的!

【解析】

“虚领”是避免昂头,“顶劲”是避免低头,由此来使头部保持中正。人类是直立行走的脊椎动物,脊椎的位置是维持人体重心的关键,而头部的位置又会直接影响到脊椎的状态。因此,头部保持中正,就是为了保持人体的平衡。

“气沉丹田”的主要意义在于稳固重心,用同样的力气去打一个气沉丹田的对手和一个没有气沉丹田的对手,你便会感到前者像一个装满湿土的麻袋,而后者像一块干柴。练习气沉丹田一般可由站桩入手,进而通过套路或其它方式练习在行进中的气沉丹田。

“不偏不倚”是指身体应当保持中正,保持中正的目的既在于稳固自己的重心,也便于探知对手的重心和发力点,同时也便于自己发出整力。

“忽隐忽现”是指内力在体内的流动,它像潮水一样有涨有落,像波涛一样有起有伏,这就是所谓的“导力”。假如内力只有隐而没有现,则无法表现出发力;而倘若内力只有现而没有隐,便为僵劲。

“左重则左虚,右重则右杳”中的“重”是身体呆滞、僵硬的意思,这样会导致以拙力与对手正面对抗,其结果很容易为对手所发,而致失中。

练习太极拳首先通过立身中正来稳固重心,接着是训练身体的感觉,即“听劲”,要达到“一羽不能加,蝇虫不能落”的境界。能够听到劲,则要练化劲,从而使对手仰之弥高,俯之弥深,进之愈长,退之愈促,最后周身导力,将对手发出。

【原文】

斯技旁门甚多,虽势有区别,概不外壮欺弱、慢让快耳!有力打无力,手慢让手快,是皆先天自然之能,非关学力而有为也!察“四两拨千斤”之名,显非力胜;观耄耋能御众之形,快何能为?!

【译文】

技击的流派很多,虽然其架式有所不同,但不外乎身壮欺体弱,手慢让手快!力量大的人打力量小的人,手快的人打手慢的人,都是凭借先天的本力,而不是后天学习的成果!琢磨“四两拨千斤”这句话,显然不是以力降人;观看七八十岁的老汉能够抵御众人,岂是手快所能胜任?!

【解析】

力有先天与后天之分,先天力是人的本力,也可以说是局部肌肉的绝对力量。而后天力则是一种巧劲,它是将全身相关的肌肉力量一起发动(而将无关的肌肉放松),作用于一点,并将这种整力传导到对方的身上,因此产生巨大的杀伤力。

一般讲手快打手慢指的是动作的快慢,而太极拳能够后发制人,则是凭借听劲的敏锐和发力快于对手而胜,也就是说,外形快不代表发力快,应该说是发力快者胜。

那么是否发力快就一定会胜呢?否。当对手发力时,如果能够化解,同样不会失中。而当对方化解我的发力时,我又应该变力。双方如此循环往复,最终技高的一方取胜(实战时只是需在很短的时间内便可分出胜负)。此外,太极拳还讲究各种借力的方法,通过借力可以在本力一定的情况下,大大地增加发力的力量。这些运用内力的技巧都是通过后天的学习和训练而得来的。

【原文】

立如平准,活似车轮。偏沉则随,双重则滞。每见数年纯功,不能运化者,牵皆自为人制,双重之病未悟耳。

【译文】

站立像一架天平,运动像一个车轮。一边沉便可以随化,两头重就会呆滞。所见到下了数年功夫,而不能化解对方之力的人,都是自己让对方制住,他们没有领悟到这是“双重”的毛病啊!

【解析】

太极拳讲究立身中正的目的一个是为了便于中线发力,一个是为了“立如平准”。所谓“立如平准”就是以身体中线为天平的支点,两臂为天平的悬臂,借以感觉对方何处发力。“活似车轮”便是在感觉对手发力时,像车轮一样随之旋转,以化解对方之力。

“双重”是指当对方发力时,我方也发力与对方所发之力正面相抗,形成“顶牛”状态,这样毫无技击之巧,最后力大者胜。王宗岳在此用“自为人制”非常形象,练习太极拳的人都知道,当我发力时,对方如果松活、随化,我便无法着力,而当一旦对方身体僵硬,我便可顺势而发。这种僵硬,便是“双重”,它是学练太极拳必须克服的毛病。

【原文】

欲避此病,须知阴阳:沾即是走,走即是沾;阴不离阳,阳不离阴;阴阳相济,方为懂劲。懂劲后愈练愈精,默识揣摩,渐至从心所欲。

【译文】

要想避免双重的毛病,必须懂得阴阳之理:沾就是走,走就是沾;阴不能离开阳,阳不能离开阴;阴阳相互接济,才是懂劲。懂劲以后就会越练越精,以心中思考揣摩,逐渐达到随心所欲地化解对方发力的境界。

【解析】

“双重”的毛病是以力与对方正面相抗。为了避免这个毛病,王宗岳提出关键在于明了“走”与“沾”的关系:“走”是“人刚我柔”,为阴;“沾”是“我顺人背”,为阳。对方有力,为阳,我则“走”;对方无力,为阴,我则“沾”,这便是阴不离阳,阳不离阴,阴阳相济的道理。悟到了这个道理,便可以避免“双重”。

【原文】

本是“舍己从人”,多误“舍近求远”。所谓“差之毫厘,谬之千里”,学者不可不详辨焉!是为论。

【译文】

本来应该是“舍己从人”,但是大多数人却犯了“舍近求远”的错误。“差之毫厘,谬之千里”,学者应该认真去思索其中的问题!以上便是有关太极拳的论点。

【解析】

所谓“舍己从人”就是放弃自己的主观臆断,随着对手的动作而动作,根据对手的变化而变化。这其中包含力与形两方面的意思;在力的方面,我们首先应该听力,然后根据对手发力的大小、方向和作用点来化力,最后,在“我顺人背”之时发力。在形的方面,应特别注意太极拳连绵不断的特点,而不能像有些外家拳那样使出离散的招数。例如,我以右崩拳击敌头部,对方用右手一挡,这时,如果我将右拳缩回,再崩敌腹部,便属于“舍近求远”。按照太极拳的打法,我应该以右臂化开敌力,同时,运用右臂以对方右手接触我右臂之处为着力点,将对手发出。

王宗岳《太极拳论》浅解

  《太极拳论》为清代太极名家王宗岳所著,其论点精辟,文字生动,言简意晐,字字珠玑,被历代太极拳家奉为经典之作,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。要练好太极拳不可不仔细研读,深刻理解其中的内容。下面是我为专门您整理好的:王宗岳《太极拳论》浅解。

  王宗岳《太极拳论》浅解一.“太极者,无极而生,阴阳之母也。”

  这句话是告诉我们什么是太极。有不少人,打太极拳多年,你问他什么是太极,却说不出来,也就是说,是在稀里糊涂地打拳。俗话说,“练拳须明理,理通拳法精”。练太极,不明理,就难入太极之门,当然,就更谈不上练好太极功夫了。

  这里需要弄清,什么是“无极”,什么是 “太极”。

  所谓“无极”,其本义是“太虚之初,天地未开,混沌未分,动静无始,元气混而归一。”也就是宇宙的最初状态。无色无象,无声无臭,无形无端,空空洞洞,混混沌沌。古人将此名之“无极”,并以“o”表示。其基本含义是“空”、 “无”,但此时却是“无一物而包万物”。对于人体来说,无极即是虚静,心中一物无所着,一念无所思,达到物我两忘的境界。

  “太极”,生于“无极”。“无极一动生太极,太极动静阴阳分,阴阳开合万物生,生生不息理循环。”古人在代表无极的圆圈之中画上一对旋转对称,首尾相合的黑白鱼,代表阴阳,黑者为阴,白者为阳,黑鱼中有一白眼珠,代表阴中有阳,白鱼中有一黑眼珠,代表阳中有阴,阴阳交合旋转互为其根,无始无终,绵绵不息,这就是太极图。因此,我们可以这样理解:无极生太极,太极分阴阳。阴阳的高度融合就是太极。

  明白了“无极”、“太极”、“阴阳”,三者之间的关系,就为我们练习太极拳指明了方向。“不入无极圈,难成太极图”,要练好太极拳,首先要“静”,使自己进入“无极”状态,全身心地放松, 然后静极生动,在意念的指导下,气沉丹田,主宰于腰,由内而外地按照拳架套路的要领进行练习。在练习的过程中,注意体会“静极生动,动中求静,虽动犹静”;“开中寓合,合中寓开”;“柔中寓刚,刚中有柔,刚柔相济”;“内动产生外动,外动引导内动”等阴阳关系。只有经过长期的由内到外、由外到内的反复练习,才能做到“一动无有不动,一静无有不静”,“开合自如,周身一家”,达到阴阳的高度统一,进入“太极”境界。

  王宗岳《太极拳论》浅解二、“动之则分,静之则合。”

  这句话是讲太极与阴阳的关系。太极是个浑圆球体,包含阴阳两仪,阴阳两仪互济兼容。静中触动分阴阳,动中求静合太极。

  王宗岳《太极拳论》浅解三、“无过不及,随曲就伸。”

  这句话是讲太极拳的动作要合乎自然。太极拳家陈鑫云:“拳名太极,实天机自然之运行,阴阳自然之开合也,一丝不假强为,强为者皆非自然之理,不得名为太极拳。”

  在练拳时,宜慢不宜快。平心静气,静心慢练。随着外形动作引动内气在体内无微不至地细细运行,使意气合一,神形合一,顺其自然,渐入物我两忘的境界。

  在推手时,表现为舍己从人,不顶不丢,沾粘连随,恰到好处。没有过头和不及的动作,完全是根据对方的动作顺势而为。

  王宗岳《太极拳论》浅解四、“人刚我柔谓之走,我顺人背谓之粘”。

  这里,关键是弄懂下面几个字的含义。

  1、“刚”:即阳刚、坚硬、用力。

  2、“柔”:即阴柔、柔韧,顺遂。

  3、“走”:即化劲,“四两拨千斤”。

  4、“粘”:即像胶一样粘住对方,即用柔劲跟随对方的着力点,“不顶不丢”,并随着对方劲路的变化不断地听劲柔化,使之处处落空,造成我顺人背的有利形势。

  这句话的意思是:人以刚来,我以柔往,以柔克刚,引进落空,粘走相生,我顺人背。
 

  王宗岳《太极拳论》浅解五、“动急则急应,动缓则缓随。”

  对方动作快,我就快接应;对方动作慢,我就缓慢跟随。

  太极拳练时宜慢不宜快,追求虚静的太极境界。注重意、气、神、形的完整统一。由慢而生灵。“慢到十分工夫,即能灵到十分。唯能灵到十分火候,斯敌人跟不上我,反以我术为奇异”。

  “能敬能静,自保虚灵”。

  虚静功夫即是太极功夫。虚则无所不容,静则无所不应。彼不动,我不动;彼微动,我先动。心静体舒,精神内固,神气合一,意在人先。人不知我,我独知人,以静制动,后发先至。无论轻重缓急,均能应付自如。

  王宗岳《太极拳论》浅解六、“虽变化万端,而理维一贯。”

  外形上虽然千变万化,但太极之理却是不变的。

  王宗岳《太极拳论》浅解七、“由着熟而渐悟懂劲,由懂劲而阶及神明。”

  “悟”:即动脑筋去思考,在练习中去体会,领悟。因为太极拳是一门内家功夫,其意气运动是看不见模不着的,非得自己有了实际体会,才能真正学到。所以,练拳过程就是“悟道”的过程。

  “懂劲”:即理解、掌握对方的劲路。大家知道,力有三要素:大小、方向、作用点。推手时要细心体会。“懂劲”是太极拳的基本功,要通过长期的推手练习才能逐步掌握。“练拳架是练知己的功夫,推手则是练知彼的功夫”,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。

  推手时,要心静体松,悉心体认,舍己从人,用意不用力。全神贯注地体察对方之劲路。沾粘连随,不顶不丢,以柔劲运化对方之劲,做到称彼劲之大小分厘不错,权彼来之长短毫发无差。挨着何处,意要用在何处,气要贯在何处,成球在何处,松在何处。以彼之力推动我之太极球旋转,使之处处落空,而我之劲则藏而不露。彼之力方碍我皮毛,我之意已入彼骨内,人不知我,我独知人。做到,“有手不见手,见手不能走”。

  懂劲的功夫是没有止境的。一般的懂劲是靠身体的接触来感知的,高级的懂劲功夫是靠心意来感知的。推手的过程,就是意气作用的过程。太极名家武禹襄的四字秘诀“敷、盖、对、吞”,无声无形,非懂劲后练到极精地位者不能全知。至此,太极功夫神乎其技矣。

  王宗岳《太极拳论》浅解八、“然非用力之久,不能豁然贯通焉。”

  要达到上述“神明”的境界,非一朝一夕之功,而是要靠长期不懈的努力才能成功。俗话说“师父领进门,修行在个人”。有一首打油诗写得非常形象。“人言此艺别有诀,往往不肯对人表。吾谓此艺甚无奇,自幼难以打到老。打到老时自然悟,豁然一贯神理妙。回头试想懒惰时,不是先知未说到。说到未入我心中,我心反觉多烦恼。天天说来天天忘,有心不用何时晓。有能一日用力寻,阴阳消长自有真。每日细玩太极图,一开一合在我身。循序渐进功夫长,日久自然闻真香。袛要功夫能无间,太极随处见圆光。此是拳中真正诀,君试平心细思量。”

  王宗岳《太极拳论》浅解九、“虚领顶劲,气沉丹田,不偏不倚,忽隐忽现。”

  拳虽小道而本于太极正道,太极之道乃中庸之道也。虚领顶劲,不偏不倚,讲的是立身中正,不可前俯后仰,左右歪斜。头为六阳之首,头正,则身躯自然端正。这里,要注意一个“虚”字,将颈部虚虚领起,不可硬挺,否则有害。气沉丹田,忽隐忽现,讲的是行气。气沉丹田,即在意念的引导下,内气下沉,收于丹田。忽隐忽现,是形容内气运行时隐时现,变化无穷,令人不可捉摸。

  太极拳是一种内家拳,是意气神形的运动。“气以直养而无害,劲以曲蓄而有余”。以意领气,以气运身,“意为令,气为旗,神为统帅,身为驱使”,所有的动作都是在意和气的引导下完成的。有的人练拳多年仍然没有内气,这是由于练法不当造成的。他们练拳时或只重外形,或僵硬使力,或心静不下来,这些都严重影响内气的培养和运行。太极拳要按照“松、静、沉、柔、绵、缓、整、舒”的原则来练习。所谓松,即意松体松,内外皆松,四肢百骸,五脏六腑,肌肤骨节都要松开;静,即为虚静,无极混沌之状也,练拳时,平心静气,以意领气,以气运身,做到静极生动,动中求静,虽动尤静;沉,即沉气,练拳时,沉肩坠肘、松腰落胯、胸空腹实、气沉丹田;柔,即动作柔顺,练拳时动作要柔和,如春风扬柳,似行云流水;绵,即缠绵、缠丝劲,练拳时通过腰脊的螺旋转动和胸腹的折叠转换,带动四肢,而达到周身一家的螺旋缠丝,全身内外上下左右前后无一处不缠;缓,即缓慢,练习太极拳不应追求形式上的快慢相间,而应注重意、气、形、神的完整统一,顺其自然,宜慢不宜快。只有慢练,才能做到以意行气,内外合一,心息相依,神气相合,呼吸深长,气沉丹田,柔顺沉着,完整一气;整, 即劲整。气沉丹田,主宰于腰,一动无有不动,一静无有不静,节节贯串,周身一家;舒,即动作自然、舒展大方。

  打拳时,经常留意气沉丹田,久而久之,丹田气足,气足则鼓荡,就可以在意念的引导下,在体内流动,开则贯至四梢,合之收于丹田。以意领气、以气运身,或充盈肌肤,或收敛入骨,做到意到、气到、劲到。这不仅是拳术之道的需要,也是健身之道的需要。

  王宗岳《太极拳论》浅解十、“左重则左虚,右重则右缈。仰之则弥高,俯之则弥深。进之则愈长,退之则愈促。”

  这几句话说的是推手中舍己从人、引进落空具体着法。

  彼攻我左边,我左边就虚;彼攻我右边,我右边就空。彼向上攻我,我则顺势上引,使其拔根;彼向下攻我,我则顺势下沉,使其前俯,有如临深渊,摇摇欲坠,愈陷愈深的感觉;彼向前攻我,我则顺势引进,使其摸不着劲,有长不可及的感觉;彼向后退,我则粘随进逼,使之无法换劲变着,站立不稳,无处可退。充分体现了太极拳“舍己从人”、“沾粘连随”、“四两拨千斤”的威力。

  王宗岳《太极拳论》浅解十一、“一羽不能加,蝇虫不能落,人不知我,我独自人。”

  太极功夫到了高级阶段,身体十分虚灵,感觉非常敏锐,任何一点微小的外力,如一根羽毛,一只小虫落在身上都能立即感知。在与人交手时,十分轻灵,无论对方如何使劲都能干净、彻底地化解,而自己一点也不露劲,因此,对方无法摸到我方的劲路,而我方却在“沾粘连随”中“听劲”,时刻掌握对方的劲路,使自己始终处于主动地位。

  王宗岳《太极拳论》浅解十二、“英雄所向无敌,盖皆由此而及也。”

  英雄之所以所向无敌,都是由于这种高深的功夫所产生的。

  王宗岳《太极拳论》浅解十三、“斯技旁门甚多,虽势有区别,概不外壮欺弱,慢让快耳!有力打无力,手慢让手快,是皆先天自然之能,非关学力而有为也!”

  其他各种武术流派很多,虽然姿势招式各异,但不外乎是强壮的欺负弱小的,手脚快的打手脚慢的,这些都是先天条件决定的,并不是后天学来的。

  王宗岳《太极拳论》浅解十四、“察‘四两拨千斤’之句,显非力胜;观耄耋御众之形,快何能为?”

  仔细体察“四两拨千斤”这句话,显然不是靠力气来战胜对方;观看八九十岁的老人抵御多人进攻的情形,快又有什么用呢?

  这句话的意思是,太极拳能以小力胜大力,能以静制快。拳谱云:“能引进落空,能四两拨千斤;不能引进落空,不能四两拨千斤。”著名太极拳家李亦畲在《走架打手行功要言》中说:“欲要引进落空、四两拨千斤,先要知己知彼;欲要知己知彼,先要舍己从人;欲要舍己从人,先要得机得势;欲要得机得势,先要周身一家;欲要周身一家,先要周身无缺陷;欲要周身无缺陷,先要神气鼓荡;欲要神气鼓荡,先要提起精神,神不外散;欲要神不外散,先要神气收敛入骨;欲要神气收敛入骨,先要两股前节有力,两肩松开,气向下沉。劲起于脚根,变换在腿,含蓄在胸,运动在两肩,主宰在腰。上于两膊相系,下于两胯、两腿相随。劲由内换,收便是合,放即是开。静则俱静,静是合,合中寓开;动则俱动,动是开,开中寓合。触之则旋转自如,无不得力,才能引进落空,四两拨千斤”。

  王宗岳《太极拳论》浅解十五、“立如平准,活似车轮,偏沉则随,双重则滞。每见数年纯功不能运化者,率皆自为人制,双重之病未悟耳。”

  平者,称也。立身中正,如称一样准确。松腰落胯,腰如车轴,身似车轮,则能旋转自如,处处运化。“顶为准头,故曰头顶悬也,两手即左右之盘也,腰即根株也。立如平准,有平准在身,则所谓轻重沉浮,分厘丝毫莫不显然可辨矣。”

  “双重”,其意思有两层含义:其一是,对方用劲时,我相应地将内气偏沉,不与之顶抗即能保持黏随;反之,我若以硬劲相抗,便形成“双重”,使劲路发生阻滞,其结果必然是“有力胜无力”,“大力胜小力”,这就违背了太极拳“以柔克刚”、“以小力胜大力”的原则。其二是,自己的重心不能平均地落在两腿上,而应有虚实变化。这样,才能灵活机动,化解来力。因此,要想学好推手,就必须克服“双重”的毛病,否则,难免受制于人。

  “双重为病,病于填实,与沉不同也。双沉不为病,自尔腾虚,与重之不一也。”这就告诉我们,犯“双重”之病就是违背了太极拳以柔克刚的基本原则,经常见到经过多年太极功夫练习的人,不能运化,受制于人,这是由于没有领悟到双重的毛病。在推手时硬顶硬抗,其结果是力大者胜,受制于人也就不奇怪了。

  王宗岳《太极拳论》浅解十六、“欲避此病,须知阴阳:粘即是走,走即是粘;阴不离阳,阳不离阴;阴阳相济,方为懂劲。”

  要克服“双重”的毛病,就必须搞清阴阳的关系。《总论拳手内劲刚柔歌》中云:“纯阴无阳是软手,纯阳无阴是硬手;一阴九阳跟头棍,二阴八阳是散手;三阴七阳犹觉硬,四阴六阳是好手;唯有五阴并五阳,阴阳无偏称妙手;妙手一运一太极,空空迹化归乌有”。

  “懂劲”的功夫是阴阳相济,融为一体的功夫。是太极的入门功夫。只有“懂劲”了,才算是入了太极之门。所谓阴阳相济,也就是刚柔相济,内外兼修,粘走相生。要克服“双重”的毛病,须从松柔入手。欲刚先柔,欲柔先松,欲松先沉,欲沉先静。由松沉入手,可得柔劲,而后积柔成刚,刚柔相济,刚复归柔。极柔软而后能极坚刚。

  王宗岳《太极拳论》浅解十七、“懂劲之后,愈练愈精,默识揣摩,渐至从心所欲。”

  懂劲,即悟到太极的真谛,也就是入了太极之门。此后功夫蒸蒸日上,愈练愈精,向更深层次发展,渐至得心应手,随心所欲。

  太极拳套路,动作复杂,千变万化。初学时须循规蹈矩,用心模仿。但练到后来即可悟到,其中的内涵不过是“阴阳”二字。因此练太极,也就是练阴阳。

  “开合虚实,即为拳经”。

  “太极拳之道,‘开合’二字尽之;一阴一阳之为拳,其妙处全在互为其根”。

  “太极拳,缠丝法也。越小小到没圈时,方知太极真神妙”。

  “乱环术法最难通,上下相随妙无穷。陷敌深入乱环内,四两千斤着法成。手脚齐进横竖找,掌中乱环落不空。欲知环中法何在?发落点对即成功”。

  王宗岳《太极拳论》浅解十八、“本是舍己从人,多误舍近求远。所谓‘差之毫厘,谬之千里’。学者不可不详辨焉。是为论。”

  《五字诀》中云:“先,以心使身,从人不从己;后,身能从心,由己仍是从人。由己则滞,从人则活。能从人,手上便有分寸。称彼劲之大小,分厘不错;权彼来之长短,毫发无差。前进后退,处处洽合,功弥久而技弥精矣”。

  但在现实中,往往有许多太极拳练习者不理解“舍己从人”的道理,以为“舍己从人”吃亏,麻烦,是舍近求远,没有必要。在推手时,喜欢主动进攻,一味逞强。由于练法不对,欲练愈僵,完全违背了太极的道理。真是“差之毫厘,谬之千里”啊!鉴于这个原因,我才写了这篇《太极拳论》。

  附:

  太极拳论

  王宗岳

  太极者,无极而生,阴阳之母也。动之则分,静之则合。无过不及,随曲就伸。人刚我柔谓之“走”,我顺人背谓之“粘”。动急则急应,动缓则缓随。虽变化万端而理唯一贯。由着熟渐悟懂劲,由懂劲而阶及神明。然非用力之久,不能豁然贯通焉!

  虚领顶劲,气沉丹田,不偏不倚,忽隐忽现。左重则左虚,右重则右渺。仰之则弥高,俯之则弥深。进之则愈长,退之则愈促。一羽不能加,蝇虫不能落。人不知我,我独知人。英雄所向无敌,盖皆由此而及也。

  斯技旁门甚多,虽势有区别,概不外壮欺弱、慢让快耳!有力打无力,手慢让手快,是皆先天自然之能,非关学力而有为也!察[四两拨千斤]之句,显非力胜;观耄耋能御众之形,快何能为?!

  立如平准,活似车轮。偏沉则随,双重则滞。每见数年纯功,不能运化者,率皆自为人制,双重之病未悟耳!

  欲避此病,须知阴阳:粘即是走,走即是粘;阴不离阳,阳不离阴;阴阳相济,方为懂劲。懂劲后愈练愈精,默识揣摩,渐至从心所欲。

  本是[舍己从人],多误[舍近求远]。所谓[差之毫厘,谬之千里]。学者不可不详辨焉!是为论。

王宗岳的《太极拳论》有哪些特点?

王宗岳的《太极拳论》,为太极门在武林中开宗立派之正式开始,更是引用拳论之语,为其宗派技法之理论基础。这三百六十三字的太极拳论,语词通俗,意义深奥。

就对抗双方而言,以动态观之,有彼此之分,以静态观之,则双方“合”为一体。太极拳理,研究的就是如何在不断的打破平衡与取得平衡的过程中建立优势。

所以,与其他拳术唯追求此方增强实力,与闪避对方锋芒不同,太极拳研究的是双方交手接劲后的变化。无过不及,随曲就伸。

“随曲就伸”,就是“以柔克刚”,以柔和的方式达到刚强的目的。人刚我柔谓之走,我顺人背谓之粘。“走”,又谓之“走化”,就是在运动中使对方刚劲失去进一步打击的着力点,刹那间使对方来力的速度为零。

“我顺人背”,就是我方得机得势,处于进攻状态,太极拳理的高明之处,就是指出,在这样的情况下,我方在与彼方的接触点上也不能加力加速,而要像一张纸那样粘着。

你若加力加速,对方就可能在一刹那间得到一个支撑点,恢复平衡。如果不加力加速,仅仅是粘随,对方就会像落水的人,找不到可以凭借的用力点,乱动只有更加失衡,加快沉没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