悬疑推理故事短篇「悬疑推理短篇小说欢悚朝欢雀暮乐鸟」

  汪明今天加班太晚,险些没赶上最后一趟地铁。  他住的地方离公司有些远,坐45分钟地铁之后,还要徒步800米换乘公交车,每天上下班的通勤时间加起来差不多要三个小时。  他打算再干一年,积累足够经验后跳槽换一家近点的公司,否则每天这么奔波,实在有些吃不消。  尤其是换乘公交车的时候,公交车特别难等。  汪明走出地铁站,匆匆往公交车的方向赶,低头看了眼手表,已经深夜11点半。  一路上几乎没遇到人,连车也很少,到了公交车站附近才看到人影,一对卿卿我我的小情侣。  “我不管嘛,你一定要送我回家,这么晚了我害怕……”  “放心,一定把你送到家门口……”  “讨厌,公交车怎么还不来……听说这条路上最近出了凶杀案,好吓人……”  “我抱着你呢,别怕啦……”  ……  汪明默默移开视线,站到公交车站另一端等车。  等了一会儿,又来了两个人,一个手里捧着传单的年轻女孩,和一个推着小车的爱心熊人偶。  汪明心里有些感慨:生活不易啊,这么晚了还在发传单,这世上加班的人不止他一个呢。  穿着粉色短裙的可爱女孩看见汪明,立即加快步伐朝他走过来,满面微笑的递出传单:“你好先生,有兴趣了解一下吗……”  “不用了,我赶时间。”汪明打断她,目不斜视的看着公交站牌。  但粉裙女孩锲而不舍,捧着传单继续道:“打搅您了,先生,调查问卷可以参与一下吗?有礼物可以拿哦。”  对方是个小姑娘,又这么卖力的工作,汪明没办法表现太冷漠,只好回头朝她笑笑,再次委婉拒绝:“抱歉,真的不用了。”  女孩丝毫没受到打击,面上笑容灿烂,“先生放心,问卷只有十几题,不会耽误您太长时间的,还有礼物免费赠送哦。”  她稍稍让开,身后的爱心熊人偶推着小车上前,推车上摆满了各种饮品,大约就是她说的礼物了。  “先生喜欢喝什么?挑一瓶吧。”女孩笑盈盈道,“公交车刚走了一辆,下一辆估计还要好久呢,趁着这个空档刚好可以填一下问卷调查,您看可以吗?”  话说到这份上,好像确实没有拒绝的理由了,而且……  汪明看了看那辆推车上的饮料,目光落在一罐可乐上。在辛苦加班到深夜后,还有什么比来一瓶碳酸饮料更快乐?  只是填个问卷调查而已。  汪明从推车上拿了一罐可乐,顺手打开,易拉罐发出咔哒一声脆响,接着气泡上涌的哗啦声传入耳中,无比治愈。  “问卷拿来吧。”汪明一只手拿可乐,另一只手伸向女孩。  “是电子问卷,麻烦您了。”  女孩递给他一个平板电脑。  汪明接过来,单手操作有些麻烦,他扫了眼附近,走到公交站台的候车凳前坐下。  可乐放到一边,然后点击平板,进入问卷调查第一题。  【1,你在喝哪种饮品?】  【A绿茶;B咖啡;C椰汁;D橙汁;E酸奶;F牛奶;G苏打水;H啤酒……】  汪明稍稍愣了下,没想到选项竟多达十几个。  不过这题也好选,因为他刚拿了一罐可乐,所以答案理所当然要选可乐。  页面立即转跳到第二题。  【2,世界上有20%的人在含住可乐15秒后会尝到其它味道,请问你是?】  【A轻微苦味;B浓烈苦味;C轻微酸味;D浓烈酸味;E轻微辣味;F浓烈……】  什么玩意?  汪明再次愣住,可乐还能有这种效果?  他拿起可乐又喝了一口,这次刻意含住,没有立即咽下去,然后默数了15下,并没有尝到任何奇怪的味道。  他在一大堆选项里找到“没有尝到其它味道”,选中后点击确定。  【3,你没有尝到其它味道,你愿意改变味觉吗?】  【A不愿意;B愿意,但不想付出任何花费;C愿意,只接受少量花费;D愿意,接受一定花费;E愿意……】  问题越来越奇怪了,选项也莫名其妙,他怎么可能因为没尝到别的味道,就改变自己的味觉?  疯了不成?  设计出这份问卷调查的人到底怎么想的?  汪明皱着眉往后翻,想看看后面是不是也都是这种古怪的问题,但是这平板的程序也不知是怎么设置的,在没有回答当前问题时,无法翻看后面的问题,只能退回到上一页。  汪明抬起头,想找刚才那个女孩问问。  但粉裙女孩已经带着爱心熊人偶一起去了那对年轻情侣身边,还是那套说辞:“饮料可以随便选,完全免费的哦,只要填一份问卷调查,不会耽误你们太长时间的……”  看来是暂时没空搭理他了。  汪明无所谓的耸耸肩,选了“A不愿意”,页面跳至第四题。  【4,你在哪个时段乘车回家?】  【A10点至12点;B12点至14点;C14点至16点;D16点至18点;E18点至20点;F20-21点……】  汪明彻底糊涂了。  如果说,问卷问他喝什么饮料,他可能会推断对方是一家饮品公司,可现在又问了一个风牛马不相及的问题,什么时间回家,问这个干嘛?  简直莫名其妙。  而且每个问题后面的选项也未免太多了。  他皱着眉扫了一圈答案,看到H选项是23点,便选了H,点击确定。  【5、世界上有50%的人因23点后回家而情绪抑郁,请问你是?】  【A很幸福,不觉得抑郁;B感觉一般,不觉得抑郁;C有轻微抑郁;D有中度抑郁;E有重度抑郁,需要进行治疗;F非常严重的抑郁,想要死掉……】  这……这些问题越来越不可理喻了,难道这其实是一份心理诊断?为心理诊所做宣传用的么?  汪明的眉头愈发紧皱,什么50%的人……他可一点儿也不抑郁,虽然工作是很辛苦,但如果撑不下去的话,就换个工作好了,怎么可能因为回家晚就抑郁得想要死掉?  他选了A。  迟疑片刻,又改成B。  正准备按下确定,忽然意识到什么,他点击左上方的返回键,退回到第4题,接着退回到第3题、第2题、第1题——  仔细数了数选项的数量,果然如此……  难怪视觉上感觉有些不一样,因为选项越来越少了!  第1题有12个选项,第2题有11个选项,第3题10个选项,而他现在做的第5题,有8个选项。  如果问卷是按照这个规律,下一题的选项应该只有7个?  可是这种设计有什么意义?  汪明感到费解。  他回到第五题的页面,点击确定,进入第6题。  【6,你感觉一般,不觉得抑郁,你愿意接受治疗吗?】  【A不愿意;B愿意,但不想付出任何费用或时间;C愿意,可以接受少量费用;D愿意,可以付出一定费用和时间;E愿意,可以付出大量费用和时间……】  这回,汪明忍不住嗤了一声。  他都已经选择“感觉一般”了,居然还问他愿不愿意接受治疗,神经病啊。  身边传来噗通一声响,他扭头看过去,不禁愣住。  那对小情侣中的女人不知怎么跌坐在地上,脸色煞白,身体不住地颤抖。  汪明怔愣片刻,看向她的男友,对方竟不比她强多少,捧着平板的手抖个不停,额头全是冷汗,像是被什么恐怖的东西吓着了,连唇色也发白。  “喂,你们……”  汪明刚开口,穿粉裙子的女孩忽然扭头看他。  “先生。”  女孩依旧是那副笑脸,在站台强烈的顶灯照射下却显出几分诡异。  “请不要打搅他们填写问卷哦。”  汪明狐疑的看了看那对情侣,而后收回目光,选择“A不愿意”,进入下一题。  当他看清题目,眼睛不禁睁大,脸色也渐渐变白……  【7,深夜23点你喝下一罐可乐,你认为会发生什么?】  【A被绑架,B遇到杀人狂魔,C昏迷不醒,D中毒而亡,E……】  【7,深夜23点你喝下一罐可乐,你认为会发生什么?】  【A被绑架;B遇见杀人魔;C昏迷不醒;D中毒而亡;E四肢无力;F腹痛恶心】  汪明怔怔看着平板电脑上的问题,大脑细胞仿佛僵住,无法进行思考。  ……开,开玩笑的吧?  什么绑架,什么杀人魔,这是电影里才会发生的事。  还有昏迷不醒,中毒而亡什么的……他怎么可能遇到这种情况……  难不成这份问卷想要决定他的人生?  怎么可能……  鬼使神差一般,他选中“B遇见杀人狂魔”,手指迟疑的挪到确认键的上方——他还是无法相信这是真的,每个选项都如此荒诞无稽,倒不如选最离谱的这个,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。  也许有那么一瞬间,他反悔了。  但不期然的晕眩袭来,等到回神,手指已经触碰到了确认键——  页面跳转,进入下一题。  【8,世界上有80%的受害者在遇到杀人魔时试图反抗,请问你是?】  【A手机报警;B大声呼喊;C与对方撕打;D尽力逃跑;E束手就擒】  ……  汪明的嘴唇紧抿成一条线,额头泛出细细密密的冷汗,他的眼珠艰难的动了动,看向身边那罐已经打开的可乐……  可乐,或许真的有问题……  因为他现在整个人,感觉非常不好,心跳急促,浑身发冷,腿……腿好像也没有知觉了,如果不是坐着,他很可能会和那个女人一样跌到地上。  可乐被下了药。  不……准确的说,推车上所有饮料都不干净!  就算拿走饮料的人不会立即喝,可只要接受问卷调查,遇到第二题时就大概率会打开饮料,试一试自己是否是所谓的世界上20%的人。  这是文字陷阱!  这是变态的死亡游戏!  现在他已经喝了饮料,只能任人宰割了!  一股凉气自脚底往上蹿,他不寒而栗,和那对情侣一样,他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……  这种问卷……这种问卷调查,他怎么可能继续做下去,可、可是,除此之外,他还能做什么?  汪明谨慎的抬起头,看向不远处的粉裙女孩和爱心熊人偶,二者都背朝着他,正专注的注视那对情侣答题。  一滴汗从额头滑落,钻进眼里,酸涩的微痛感使他的眼睑抖了抖。  现在,该怎么办?  视线再次回到眼前的选项上……  【A手机报警;B大声呼喊;C与对方撕打;D尽力逃跑;E束手就擒】  选项只剩5个了。  仿佛在讽刺他的人生,起初拥有无数可能,而随着他一次又一次选择,可能性逐渐减少,最后只剩一条死路。  会死吧?  ……一定会死的。  他已经喝了可乐,他逃不掉了!  一旦报警就会被他们发现,大声呼喊更加不明智,这附近荒芜得连个人影也没有!与对方撕打?尽力逃跑?他连腿脚都是麻痹的,哪来体力去反抗?!  大颗大颗的汗水往下淌,不知不觉,前额刘海已经湿透,手心也黏湿一片。  咚的一声闷响。  这声音如警铃般震醒他的神经!他猛地抬头看去,那对情侣人事不省倒在地上,高大的爱心熊人偶抓住男人的衣领,将人缓缓拖向马路对面——  汪明僵着脖子,跟随他们慢慢移动视线,这才发现,马路对面停着一辆白色面包车。只因位于路灯照射范围之外的幽暗处,所以他刚才完全没注意到。  爱心熊人偶把人拖到面包车里。  动作丝毫不显吃力,那套人偶服装里面,一定是个体格强壮的男人……  粉裙女孩弯腰拾起摔到地上的平板,转身看他,嘴角勾起鬼魅般的微笑。  “先生,您的问卷填好了吗?”  汪明看着她一步一步走近,巨大恐惧攫住心脏,整个人不受控的颤抖。  “没、没有……”  “不用急,先生您慢慢填,末班车也许不会来了。”女孩扬起甜美的笑容。  汪明的眼瞳瑟缩了下,猝然低头,不敢再看。  他要死了……  他逃不掉了……  他逃不掉了……逃不掉了……逃……  手指紧紧捏着平板,冰冷的屏幕光刺进眼睛,白底黑字在眩晕中浮动,第8题还在等待他作答。  【8,世界上有80%的受害者在遇到杀人魔时试图反抗,请问你是?】  【A手机报警;B大声呼喊;C与对方撕打;D尽力逃跑;E束手就擒】  他艰难的抬起手,选中D,却迟迟不能按下确定键。  耳边传来人偶的厚沉的脚步声,这次轮到被拖行的,是情侣中的那个女人……拎起两条软绵绵的胳膊,拖起女人的身体,慢慢拖去马路另一边,空空荡荡的马路上,只有衣服面料与地面摩擦的声响。  那对情侣遇到了什么问题?选择了什么答案?又经历了什么……  为什么会这样……  深深的恐惧之下,滋长出浓烈的怨恨。  他只是一个辛苦工作的打工族,每天早出晚归勤勤恳恳,为什么要遭遇这种事?!为什么就连死,也要受尽愚弄?!  他想将这平板砸了!  可是砸了,能改变他的处境吗?  等人偶把女人拖进面包车,下一个就轮到他了吧……除非现在来一辆车,公交车,出租车,任何车都好……  汪明想拖延时间。  这不是一个好办法,但他别无他法。  他默默退回到上一页,翻看前面的问题。  第7题明明有更安全的选项,却被他错过了;  第6题他选了“A不愿意”,但选项越来越少,或许最后一题的选项只有一个“愿意”;  第5题的提问与第4题的答案相关;  第3题的提问与第2题的答案相关……  ……等等。  这些问题真的只是单纯的愚弄吗?  假如,假如这是一场变态的死亡游戏,那么有没有一种可能——杀人魔把生机藏在了答案之中?并亲眼看着受害者错过那个答案,从而被激起某种快感?甚至……偏爱注视着受害者懊悔的表情行凶?  这个可能性很大。  否则没道理设计出这么一份问卷调查,杀人魔大可以直接动手,反正这地方既荒芜又昏暗,附近的监控摄像头只怕也年久失修了。  而且,从选项数量越来越少这一点,也能看出其中的戏弄,他很可能已经错过了那个“安全答案”,此刻慌张懊恼的神态一定让杀人魔无比愉悦吧?  汪明不敢抬头,视野只看到粉裙女孩的条纹长袜,和鲜红色的高跟皮鞋。  她在等。  等他做完这份问卷,然后给他一个结果。  汪明缓缓吸气,试图呼吸尽可能多的氧气来让自己保持头脑清醒,他不能放弃!不能!  重新把问题从前到后翻看几遍。  【1,你在喝哪种饮品?】  可乐。  【2,世界上有20%的人在含住可乐15秒后会尝到其它味道,请问你是?】  没有尝到其它味道。  【3,你没有尝到其它味道,你愿意改变味觉吗?】  不愿意。  【4,你在哪个时段乘车回家?】  23点。  【5、世界上有50%的人因23点后回家而情绪抑郁,请问你是?】  感觉一般,不觉得抑郁。  【6,你感觉一般,不觉得抑郁,你愿意接受治疗吗?】  不愿意。  【7,深夜23点你喝下一罐可乐,你认为会发生什么?】  遇到杀人魔。  【8,世界上有80%的受害者在遇到杀人魔时试图反抗,请问你是?】  尽力逃跑。  ……  这些问题貌似可以分成三段式,先提问,接着举例,最后问是否“愿意”进行某件事,而这件事与上一题的答案息息相关。  他在第7题选择了“遇到杀人狂魔”,于是第8题的题干是“世界上有80%的受害者在遇到杀人魔时试图反抗”。  按照这个规律可以推断出,下一题会问他愿不愿意进行某件事,这件事与第8题的答案相关,并且只会给他4个选项。  他现在的选择是D,尽力逃跑。  下一题会是什么?“你愿意尽力逃跑吗?”,“你愿意尝试逃跑吗?”……会怎么问?  前面的选择无法更改,事已至此,只有继续这场游戏,他才能找到生机。  汪明深呼吸,按下了确定键。  页面流畅的转跳至下一题。  【9,你尽力逃跑,愿意承受后果吗?】  【A受伤流血;B失去一只眼睛;C断掉一条胳膊;D毁容】  汪明再次无法抑制的颤抖起来……  每一个选项,都像针尖扎进他的眼球!仅仅是文字也带过他极大的痛楚!  选项变少了,内容更加残忍,并且,没有让他拒绝的选项。  汪明只能在这四个选项里,选择了稍微不那么严重的“A受伤流血”。  页面再次转跳,来到第10题。  【10,你因遭遇杀人魔而尽力逃跑,杀人魔是什么样的?】  【A女性;B男性;C带着面具看不清】  选项只有三个了。  也就是说,再答两题,这份问卷就会结束。如果想要寻求转机,也只能在最后这三题里找。  汪明的目光,在三个选项上徘徊。  他心里深深地明白,眼前看似虚构的提问,即将成为现实。  慎重思考之后,他选择了“A女性”。  B和C很可能是同一个答案,都暗指穿人偶装的那个人,而A就是此刻站在他面前的粉裙女孩。  他被下了药,无论杀人魔是男是女,大概率他都逃脱不了,但如果是女性的话,从体型和力量上比较,也许他能有一线生机……  确定选A——  页面转跳下一题。  【11,世界上有100%的女性杀人魔在行凶时使用?】  【A毒药;B刀】  哪怕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,当看见选项时,汪明心里还是狠狠颤了下。  问卷的走向,果然是要把他逼进死路……  选刀吧,毒药只几滴就能致命,但是被刀扎几下未必会死,也许逃得掉……  ……不,不对,应该选毒药。  毒药要么是饮用型,要么是注射型,无论哪种都需要容器,他可以趁对方准备毒药时逃跑……虽然不一定成功,但值得一试。  现在手指还有力气点击屏幕,既然手上有劲,没道理腿上没劲,会不会是因为过度紧张了所以产生了幻觉,他的腿脚不可能完全麻痹……  汪明默默抻了抻脚掌,膝盖也有知觉。  地铁站附近有24小时营业的商店,只要他能坚持跑到地铁站,就一定能找到人求救!  汪明咬了咬牙,狠心选了“A毒药”,然后按下确认键——他必须争分夺秒,时间越久,药效只会越重!到时候就更难逃跑了!  页面转跳。  【12,你愿意喝下毒药吗?】  【A愿意】  果然……  选项,只有一个。  “愿意”。  汪明的手,紧紧攥成拳……  面前传来一声清脆的笑声。  “先生,问卷填完了,我来向您推荐一款产品吧。”  推车被缓缓推过来,小小的滚轮发出刺耳的吱溜声,他抬起头,看着爱心熊人偶扶着推车把手靠近,而粉裙女孩转过身去,从推车上众多饮品中挑出一瓶。  “先生,您一定会对这款产品非常满意的。”  黑色的瓶身,看不见任何可信的包装和商标,她拧开盖子,像优雅礼貌的空乘小姐为乘客倒了一杯饮料,笑容可掬递过来——  “先生,您尝尝。”  汪明看着那杯不明液体,一遍又一遍深呼吸,而后猛地提气!举起手中平板,用最大的力气砸向她!  “我尝你他妈!!!”  粉裙女孩毫无防备,一下撞到推车,车上饮品噼里啪啦摔了一地,连后面的人偶也连带着踉跄了几步。  汪明拔腿就跑!  第一步起得太猛,险些一头栽地上,好在身体反应还在,他很快调整过来,竭尽全力朝地铁站的方向跑!  “捉住他!别让他跑了!”  他身后的女孩尖叫。  不,不能被他们捉住!  绝不能!  汪明奋力向前,一秒也不敢停!哪怕视线晕眩,哪怕想要干呕,他不能停!  只要再坚持一会儿,就能跑到地铁站了!  身后的脚步声始终未停,如催命符一般穷追不舍,或许是人偶服装限制住了行动,对方竟没能立即追上他。  前方公路上,隐隐约约出现一个人影,汪明心中燃起希望,愈发拼命的向前奔跑!  然后脚下忽然一绊,身体重心失去平衡,他狠狠摔倒!  与此同时,身后的人偶也追了上来!  巨大的绝望感充满整个心脏,汪明眼眶一红,挣扎着站起来,人偶装抓住他的后领,直接将他拽倒!然后像拖拽那对情侣一样拖拽他!  他要死了!  他就要死了!  “啊啊啊啊啊!!!”  惊恐交加的嚎叫声响彻深夜,终于惊动了远处的人影,那是一个头戴棒球帽的年轻女孩,一只手拎球棒,另一只手拉着书包肩带,正在路边等车。  她听见汪明发出的叫声,稍有些迟疑的朝这边走近几步,叫住人偶装:“喂……你们,你们怎么回事?”  “报警!他们是杀人犯!!!”汪明的泪水涌出,嘶声大喊,“快报警!!!”  棒球女孩明显被吓了一跳,几乎是下意识的抬起手里的棒子,摆出防身的姿势。  这时,穿粉色短裙的女孩也赶过来,露出程式化的微笑说道:“抱歉,这人可能喝醉了,在说胡话呢。”  这话一说,棒球女孩脸上神情松弛了不少。  显然,比起歇斯底里的汪明,友善亲和的粉裙女孩看起来更值得信赖。  “我没有醉!”汪明急忙喊道,“你不相信可以闻一闻!我身上没有酒味!没有酒味!!!”  棒球女孩的神色纠结起来。  粉裙女孩又说:“是没有酒味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发疯,摔了我们的东西,和醉酒发疯的人一样。”  “因为他们要杀我!他们要杀我!!!”汪明拼命挣扎,却被人偶装牢牢按住。  粉裙女孩瞟了眼地上的汪明,“看,他又开始胡言乱语了,不过这也无所谓,只是他摔了我们的东西,不能就这么算了,所以我们才要带他回去。”  粉裙女孩朝棒球女孩甜甜一笑,“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,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。”  汪明几乎痛哭流涕,获救机会就在眼前,一旦错过,他就再也逃不掉了!  “救我!救救我!他们真的是杀人犯啊!!!”  棒球帽女孩为难极了,她既觉得粉裙女孩说的有道理,又看着汪明这模样实在不忍心。  “那个……他摔了你们什么东西?”棒球女孩问。  粉裙女孩微愣,随后讥讽的一笑,“一个平板电脑,还有一车饮料……哦对了,他还弄伤了我,乱七八糟加起来,至少得赔偿七八万吧?怎么,你要替他赔吗?”  棒球女孩抿住唇。  这么多钱,她拿不出来。  就算拿得出来,也不可能为了路边一个陌生人掏钱。  “我赔!我赔钱!”汪明双眼乞求的看着棒球女孩,“带我去自动取款机!我赔!别让他们把我带走!求求你!求求你!”  棒球女孩纠结极了,对粉裙女孩说:“你看他都说要赔了,你们就放了他吧。”  粉裙女孩的耐心已经快要告罄,语气不善的回道:“他只是在发酒疯而已,这事跟你没有关系。”  棒球女孩皱眉,球棒重重的挫了下地面,嘭的一声。  “你们被毁坏了东西却不让他赔,难道他说的话才是真话?你们是杀人犯?”  粉裙女孩的脸色变得难看,冷笑道:“怎么会有人听信一个酒疯子的话呢,他根本就没有钱,说这些话只是为了博取你的同情,不想承担责任。”  “他究竟有没有钱,去找个提款机不就知道了?”棒球女孩坚持。  遇到了硬茬,粉裙女孩非常不悦,目光落在对方的棒球棍上,总归有些不甘心。  僵持了一会儿,他们终于妥协,同意带汪明去取款机取钱。  取款机就在地铁站边上。  汪明将自己这些年的积蓄全部取出来,然后将其中八万交到棒球女孩手里,由她转交给粉裙女孩,而他自己呆在取款机小小的玻璃房里,不敢出去。  等了一会儿,棒球女孩回来,隔着玻璃安慰他:“你出来吧,他们已经走了。”  汪明觉得他们不一定真的走了,说不定就藏在暗处,等他一出去,就会把他捉去虐杀!  棒球女孩说:“你没事了吧?没事的话,我要走咯?已经很晚了,我得回去了。”  汪明一听,赶紧把玻璃门打开,着急的把一堆钞票塞进她手里。  “今天谢谢……谢谢你,太感谢了……这些是我的一点心意,请收下……”  “啊,这也太多了……”棒球女孩吃惊,“其实我也没为你做什么……”  “不,请一定收下。”汪明认真的说,“如果不是你,我这条命已经没了,所以这些钱一点儿也不多,收下吧!”  “那……那,谢谢你啊。”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把钱装进书包。  “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?要报警吗?”她问。  “嗯,我会一直呆在这里,等警察来,这里应该安全。”  “哦……那我先回去了,我家里人还在等我回去。”  汪明说:“好,路上小心!”  棒球女孩朝他笑笑,拎起球棒,转身走了。  夜色深沉,汪明关好玻璃门,默然坐下,心神恍惚的等待警察到来。  …………  负责做笔录的警员听完他的讲述,不禁相视一笑,透出几分无奈。  “取了八万,又白送给别人几万,损失的钱不少啊,恐怕很难追回了……”  汪明说:“你们一定要把杀人魔绳之以法!他们不知道已经残杀了多少人!”  其中一位警员笑笑,“没有杀人魔,你只是遇到了新型诈骗手法,一点药物,加上心理暗示,使受害者在极端情况下做出不理智的行为,最近这附近已经好几起了,不过请放心,我们会继续追查的,现在你先回去休息吧,等我们的消息。”  汪明闻言怔住,“……什么?”  “我们理解你的心情,知道一时很难接受,但还是希望你能配合调查,如果回忆起任何线索或者有价值的细节,请及时告知我们。”  汪明的脑子有些发懵,“可是……可是我差点就死了啊,如果不是因为遇见一个戴棒球帽的女孩,我……”  “哦,那个女孩是诈骗团伙的头目,我们正在通缉她。”  汪明:“…………”  ……  浑浑噩噩走出警局,发了一会儿呆,他抬头看天。  片刻,伸手掏了掏空空的口袋。  怎么会这样……  他只是喝了一罐可乐。  一罐可乐而已,碳酸饮料的气泡在他口腔内欢愉的炸开,炸出一个悚然的结局。  他,身无分文了——这是世间最恐怖的故事。

关注我推荐更多精彩小说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